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道晖 > 我从中获益较多的书

我从中获益较多的书

书里有真理的金光闪耀,有美好的理念追求。即使是所谓“坏”书,也可看看它是如何讲歪理、“自圆其说”的

我喜欢“杂”览群书。有的好书,“开卷有益”“不厌百回读”。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应当解读为书里有真理的金光闪耀,有美好的理念追求。即使是所谓“坏”书,也可看看它是如何讲歪理、“自圆其说”的。有些书则只是浏览或翻翻目录、序言、后记而已。有的书只在要用它时才想到查找一下。我也主张“读书不求甚解”,但我认为其意不是漫不经心、不问其要义;只是不要自作聪明、钻牛角尖地去找寻其微言大义。即使是名著,也并非字字玑珠,句句真理,也有可忽略或跳过不读的部分。有的篇页是像黑格尔所说,可以“跑马而过”的。

下面是从我所喜欢而获益较大的书中随手列举的几本。当然,远不止此。

一、《鲁迅全集》

鲁迅其人及其作品是尽人皆知的。我从小爱读,老来尤甚。我看重的是作为伟大思想家和作为特立独行的美学家的鲁迅。鲁迅对种种黑暗、腐朽的世道和“国民性”,洞察入微,针贬入骨,是伟大的社会哲学家和社会病理学家,又是真正爱美和懂美的文豪。他的人格与战斗精神对我影响极大。这与我所见闻和亲历的新旧社会的权力者的腐败、专制、暴虐和人民的苦难、坎坷有关。我曾通读了《鲁迅全集》,我从鲁迅那里获得启示和思想武器,针对现实的种种加以针贬。看得见的成果有二:

一是文革中暗自写了两本《再感集》,是“读鲁迅的杂感而又有所感,信笔写来,随手记下,日积月累,成了这本‘杂感的杂感’。”(再感集前言),每篇三五百字,共有160多篇。题目大都是取自鲁迅的思想言论,如“战斗的作者应当注重在论争”(这是《再感集》的开篇)“文禁如毛,久而见惯”“嘴就是法律”“对内特别凶恶”“由‘和黑暗战斗’到‘本身又变成黑暗’”“人为什么要敬火神”“比较是医治受骗的好方子”“文人一摇笔,用力甚微,危害极大”“偏要发议论”“常抗战而自卫”“有不平而不悲观”,以及“带了镣铐进军”(这是《再感集》的后记)等等(这都是手稿,并未出版)。

再一收获是记了数百张“鲁迅的美与鲁迅论美”的卡片,写了七、八篇论鲁迅的美学思想的文章,文革后刊登在几个权威的文艺研究刊物上(最后以此编著了一本同名书稿),其中《鲁迅的伟美观》指出鲁迅的审美理想是“反抗挑战”的美,是“力之美”,阳刚之美。少年的鲁迅就立意要“扫除腻粉呈风骨”,作为文学家、思想家的鲁迅更推崇“立意在反抗,指归在动作”、“呐喊抗争”“战取光明”的“伟美”。 此文还被美国一杂志转载。此外,在我踏进法学门槛前,还写了一篇《鲁迅杂感新证——有关法制的片断》,以批判四人帮的倒行逆施。

现今有的论者不了解或不考虑鲁迅所处的时代(以及当今的时势)而苛责鲁迅思想“过激”,喜欢“骂人”,而欣赏周作人、林语堂等散文家的“闲适”,可能与自己的偏好有关,不必苛求一律;有人甚至拿毛氏对鲁捧杀歪用之机谋说事,转嫁鲁迅,加以贬谪。鄙人秉性难改,未敢苟同。

二、《孟子》

这是我中学时代自学而爱读的一部经典。《孟子》中许多名句和有的章节,少年时代我曾多能背诵。他的仁民爱物、天人合一、主王道、行仁政、民贵君轻等具有民主意味的政治思想,和“人性本善“、“人皆可以为尧舜“、“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等等强调人的主体性和人格的人生哲学,都是我的座右铭。他还有不拘泥于教条的权辨思想,如“嫂溺,援之以手,权也。”不因“男女授受不亲”而坐视不救。他关于“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的治国理念,对法学者也是有启迪意义的。对此名句,我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过一篇考证正讹的文章。当代著名哲学家张岱年认为:“《孟子》一书仍是知识分子的必读书”。

三、宋词

我喜欢的宋词,一类是苏东坡、辛弃疾等豪放的词,一类是李煜、李清照等所谓婉约派的词。苏词有大气派,“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登高望远,浩怀逸气,读它得“关西大汉执铁板唱‘大江东去’”。而辛弃疾则满怀爱国激情,慷慨愤世。南唐李后主李煜的词,虽是表达这位才华横溢的国君的亡国之恨与“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悲情,但其词却保有赤子之心,而其所怀念的“故国”、“江山”、“往事”“离愁”“别恨”这类广褒的词汇,给有不同经历、境遇的读者留下了填进个人感怀的空间。我年轻时读它,就常联想抗战时期流亡千里的生活,激发对故乡、祖国的怀念与忧思:“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而在进入中老年后,“多少恨,昨夜梦魂中”,“朝来寒雨晚来风”,“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等等名句,也正可借以抒发我对我所经历的动乱和政治运动以及青春时期历尽人生坎坷的感怀。诚如王国维所评:“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

至于李清照这位女词人,在北宋亡而南渡后,流离转徙,感时伤事,其词富有凄婉哀怨的真情:“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她的一些词,“短幅中藏无限曲折”,容易引人共鸣。

对以上这些词人的词,我不但欣赏其思想内容,而且其精到的艺术形式、清新白描的文字,也令我神往。我是百读不厌的。

四、马克思《经济学哲学手稿》(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

这是青年马克思从1848年开始写作的一本关于“国民经济学”的手稿。其内容和意义不只是奠定了马克思经济理论的雏形和基础,而且涉及国家、法权、道德、美学、市民生活诸问题。我特别欣赏本书所充满的唯物辨证法智慧和深刻的美学哲理。其中提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劳动的异化和人的本质的异化,以及“自然的人化和人化的自然”等等,体现了马克思的对人和人类高度的人文关怀。一些命题如:“劳动者越多创造价值,他就越加失去价值。”“劳动生产了美,但是给劳动者生产了畸形。”货币是“颠倒黑白的权力”,它“把缺德变成有德,把爱变成恨”,“我是丑的,但我能够给我买到最美丽的妇人。所以我不是丑的”。“动物只生产自己本身,但人类再生产着整个自然。”“人类能够依照任何物种的尺度来生产,…..所以人类也依照美的规律来造型。” “如同最优美的音乐对于非音乐的耳朵没有意义、不是对象一样,….对于饿极的人们并不现存着食物的人的形式,只不过现存着它作为食物的抽象的定在而已。” “共产主义作为完全的自然主义=人本主义、作为完全的人本主义=自然主义存在着”。等等。这样一些生发着对人和人类的关怀、对美的本质的深邃阐述,俯拾即是,美不胜收,给我很大的思想启迪。那种以为马克思只讲阶级斗争和专政的人,从这本书中可以看到另一个真实的人道主义的马克思。

五、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

这是使马克思成为“千年思想家”的名著,无须我再饶舌。我原以为这本书一定理论深奥,枯燥无味,难于读懂。但当我读了一遍再读一遍、三遍(我读的是著名经济学家郭大力的译本,1953年人民出版社版),我被它“从抽象上升到具体”的科学思维方法和论证逻辑所深深折服。这也是一部充满辨证法的书。我从其中学到许多发现和思考问题的方法。正如恩格斯所说,《资本论》“把那些最微妙的经济问题,弄得极其简单,并且几乎一目了然地明白。”也许,马克思关于剩余价值的理论的伟大发现,过于简单化,在当代条件下需要加以某些补正,但马克思的思维方法仍然有其不可磨灭的光辉,这也是马克思思想的活的灵魂。我还特别为其中大量援引和揭示的、反映当时无产者受原始资本主义积累过程中的残酷剥削与压迫的种种现实资料所震撼(如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对被剥夺者的血腥立法”),为马克思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博爱情怀和为其命运的抗争与呐喊而感佩。这样一本科学理论性极强的书,马克思却将它写得十分生动和明白,文字也很美,读它就像读新闻特写和故事一般(这也与本书的译者是大师有关)。像“资本就是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浸透了工人的血汗”,“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不怕上绞刑架”,“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响起来了,剥夺者被剥夺。”虽然后一个预言并未实现,今天资本主义还有很强的生命力(西方学者也认为这部分地是由于资本主义吸收和部分实现了《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社会保障政策纲领),无论如何,仍不失其历史的和未来的精神价值。当我读到资本论第一卷最后的篇章中这振奋人心的呼唤时,真是热血沸腾。

顺便说,《资本论》中有许多论及法和法律的本质与现象的深刻内容,法学者不可不读。我的有些论文中也有引用。

六、 恩格斯《反杜林论》

这是我在加入地下党前后最早读到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以后也不知反复读过多少遍。我从中学到许多以唯物史观审视一些抽象真理(如平等、公平、自由、正义、国家与法等等)问题的方法和理论。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恩格斯在批驳杜林对古代奴隶制“嗤之以鼻”时,指出没有古代的奴隶制,就没有希腊的文明,也没有现代社会主义。人们对奴隶在人权上的悲惨处境可以发出“诗人般高尚的义愤”,但“在科学上丝毫不能把我们推向前进。”“马克思了解古代奴隶主、中世纪封建主等等的历史必然性,因而了解他们的历史正当性,承认他们在一定历史限度的历史时期是人类发展的杠杆。”这使我大开眼界,矫正了追求超历史的、“永恒的正义”的知识分子的通病和“法学家的幻想”。历史唯物主义是马克思的伟大发现,是他的思想理论的核心。对于从事社会科学、特别是法学工作的人,本书不可不读。

六、 黑格尔《小逻辑》(贺麟译)

这本书倒真是晦涩难懂,但其中的辨证思想闪光则令人倾倒,可说是辨证法的海洋。虽然它是头脚倒置的唯心论,颠倒来读,也就有不同的思想境界。这本书我断续读过三遍,间或翻阅一下某些精粹的章节和我圈点的精彩论断,能懂多少算多少,不求都弄懂。我学会穿透那故作高深的玄奥名词、语汇和对所有概念、范畴必一分为三(他认为事物的“三重性”是发展的原则)的逻辑论证体系的铜墙铁壁,总可以发掘某些辨证的真理和智慧的颗粒。(其实,该书在阐述实例时倒是通俗易懂的)。它使我多少懂得观察和思考任何事物时如何采取辨证的态度。像“纯粹的光明等于纯粹的黑暗”,“现象是本质的(表现),本质是现象的(更深刻的现象)”等等论断,和他反对以一概全,抓住“凶手”或“仆人”这个单一的概念,而抹煞他身上作为整体人的本质,即把事物的一个片面的规定性就当成全部真理的“抽象思维”方法,以及关于事物的本质包括“本质形式”和“本质内容”的分别,对我启示很大。我就曾将这些论断与思维方法运用于解释法的本质和法与法律的区别,以及主权与人权的关系的辨析,别开生面。我还通读了列宁的《哲学笔记》,这有助于理解和把握黑格尔的辨证思想光辉。

此外,由于我对美学的爱好,我还通读过黑格尔的三卷《美学》(朱光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1981年版)、丹纳的《艺术哲学》(傅雷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版)、普列汉诺夫的《没有地址的信,艺术与生活生活》(曹葆华等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年版)、朱光潜的《西方美学史》上下卷,以及中国历代《画论丛刊》(于安澜编,人民美术出版社版)等等。我认为这些都是值得一读的好书,即使你是不喜欢美学的法学者,也不妨涉猎一下。学点美学,对扩大和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和视野,是有助益的。不是有些法学者在赞颂“法之美”么?■

作者为资深法学家,本文原题为《书中自有金光闪耀——使我获益较多的书》 

推荐 16